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“拒入传销被打死青年”之父:做得对,但代价太沉重

天机 

踏入殡仪馆之前,何家贵还抱有一丝侥幸,希望警方弄错了,可面对儿子冰冷的遗体,他不得不接受残酷的事实——儿子何林坤因拒绝加入传销组织,遭到暴打后身亡。

8月8日晚,何家贵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:“孩子是好样的,他做得对,但代价太沉重。”

何家贵至今想起儿子遇害的事仍觉得不太真实,“孩子是被同学叫去山西搞工程去了,那是他最好的朋友,可才去了20多天,怎么会被传销的给打死呢?”

何家贵的这个噩梦始于7月15日早晨他接到的一个电话,电话中一名马姓警官称何林坤被打成重伤,正在医院抢救。何家贵随后和妻子动身前往山西运城,他们换乘了两次汽车,随后转乘飞机抵达太原,包车抵达运城时已是第二天凌晨3点。

但夫妻俩最终见到儿子的地方不是在医院的病房,而是殡仪馆。

何家贵告诉澎湃新闻,何林坤今年23岁,刚刚从大学毕业一年,6月23日,他被大学室友杨某叫去山西,说那边有个工程正在招人,职位与他们的专业对口,“我们事后才知道,孩子是被骗到位于山西省运城市的一个传销组织。”

何家贵说,7月中旬他与妻子赶到山西后,民警告诉他,何林坤被大学室友杨某骗至传销组织20多天后,因拒绝加入传销组织,被殴打致死。经法医鉴定:何林坤系头部被击伤、肺部破裂死亡。

8月8日,运城警方向媒体证实,目前,警方已捣毁了该传销窝点,参与殴打何林坤的4人中,3人被抓,还有一人在逃。将何林坤骗入传销组织的杨某因魏参与殴打何林坤,被拘留10日后,已经释放。

何林坤生前照片。封面新闻 图

对话】“他是个心怀正义的孩子

澎湃新闻: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儿子遇害的?

何家贵:7月15日一早,我接到一个民警的打电话,说我儿子被打伤了,正在医院抢救。我和妻子立刻就从广东往山西赶,第二天见到孩子(遗体)才知道人已经没了。

澎湃新闻:何林坤在去山西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?

何家贵:他2016年大学毕业后就跟我一起在珠海打工,也是做工程,但跟他的专业不对口,他一直不太满意,想自己出去闯一闯。我告诉他先跟我在外面积累一些社会经验,再独自出去稳妥一些。

澎湃新闻:何林坤后来为什么离开你自己去山西做工程?

何家贵:他有个女朋友在老家四川工作,两人原本计划今年年底结婚。今年4月,老家一家银行招聘,他就想回老家工作,婚后生活也稳定,但没有被银行录取。就在这个事后,他的大学同学杨某给他打电话说山西运城有个工程,正在招人,岗位与他们的专业对口。杨某随后还给我儿子发了一张工地的照片。6月22日,他就自己去山西投奔他同学去了。

澎湃新闻:何林坤去山西投奔同学你们事先知道吗?

何家贵:知道,他打电话和我说过这事,说得有板有眼。因为杨某我们之前见过,知道两人关系非常好,时常走动。杨某去山西前也经常来我们家,有时候两人玩得太晚还会在我家住下。也算对这个人知根知底,所以并没有太担心,就答应了。

澎湃新闻:何林坤离开家之后出现过什么异常吗?

何家贵:一开始都很正常,每天都会给家人打电话。但我们每次打电话过去他都不接,隔一会再打过来。只是从来都不提工作的事,问得多了他就会喊累,然后挂掉电话。他女朋友曾因为这个事和他闹过别扭,并且提出要去山西看他,但被他拒绝了,说山西的工程已经完工,他已经去了上海,并说年底回来结婚。

澎湃新闻: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与何林坤失去联系的?

何家贵:7月13日,我们给他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,他也没有再打过来,发微信也没有回应。第二天打电话还是没人接,当时也没有怀疑,但到了7月15日就接到了公安局的电话。

澎湃新闻: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何林坤在哪里?

何家贵:他当时应该已经遇害了,民警担心我们接受不了路上再出意外,所以没有告诉我们孩子的死讯,说在抢救。我们到了运城的时候已经是7月16日的凌晨3点多了,第二天去派出所找民警的时候,他们直接把我们带到了殡仪馆,我当时就猜到事情不好了。但是到了殡仪馆,工作人员给我们看照片的时候我还是抱有一丝侥幸,因为那张照片看起来跟我儿子不太像,但看到尸体的时候,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,孩子他妈一下子就瘫下去了。

澎湃新闻:何林坤遇害的原因是什么?

何家贵:事后民警告诉我们,我儿子被杨某叫到传销组织后,他们又把他交给了另一个团伙。这些传销人员要让我儿子加入组织,引诱下线,但孩子没有答应,最后被他们活活打死。我们到了殡仪馆的时候,发现孩子遗体头部、胸口、膝盖以及手上到处都是伤痕,还有些已经结痂看上去像旧伤。

澎湃新闻:对于何林坤不愿加入传销组织这件事你怎么看?

何家贵:孩子是好样的,他做得对,只是这代价太沉重。我们家家教一直很严,从小我们就对他要求很严格,他是个心怀正义的孩子,知道什么事该做,什么事不该做。

澎湃新闻:现在几名嫌疑人是怎么处理的?

何家贵:3个已经被抓了。叫我儿子去山西的杨某因为没有参与殴打,被拘留了十天后释放了。事发到现在,杨某一直没有露过面,我也曾上门去找过他,希望能讨个说法,但吃了闭门羹,甚至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听到。

澎湃新闻:今后有什么打算?

何家贵:对于这件事情,刑事方面,我们没法追究什么,也左右不了什么,一切有法律在。但是在人情方面,杨家人的态度我接受不了。我希望能为儿子讨回个公道。

看到网友的狂欢,体会到一种从观念到生活方式的颠覆。

从1999年5月19日的1058点起步,上证综指一路震荡上行,至2001年6月达到2245点的阶段高点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783714.nxein.com/cuhhfkwq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08-19 02:35:56

hold  咱们结婚吧  渴望  仙侠道  警察故事  爱情公寓2  风云  兽拳战队激气连者  非你莫属  金牌调解